2901w優秀玄幻小說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第五百二十章 風寒閲讀-ljeg2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陛下,若是朕诊断的没错,陛下您应该是得的风寒。”
现如今虽说是步入夏季,倒是这冷也是冷彻心扉,丝毫不减的风吹的众人都冻的要穿厚一点。
而有些人不信邪,用那一身正气存活,这不一身正气是有了,这整个人怕是都得冻成孙子。
赵信不就是吗,穿的少再加上来回奔波更是引起了这场灾难发生。说实话如果是修炼丹这个境界的话其实一般来说是不会怎么生病的。
倒是这可不是。
因为那次的吹风导致这传授的修为直接就顺着风进了他的体内,现如今邪风乱窜倒是让赵信晕晕乎乎。
“陛下,怎么说呢…”
“实话实说直说便是,现如今与朕绕什么弯子,赶紧说。”
“陛下也是多亏了你修炼的功法,不然就这功夫平常人直接就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开始喝汤药了。”
所以说这现如今强身健体还是有好处的?
毕竟这老祖宗传承下来的锻炼,赵信点了点头。
“再加上陛下您这几天就没怎么注意休息过,不是沉浸在温柔乡就是沉浸在这政事的海洋中。”
这话也是。
“现如今这几天再加上有风寒,陛下您就直接…”
中招了。
“那怎么做才能最快速的没了这风寒。”
凌恋瞳 浅陌凉
“喝药。”
倒是痛快。
这闭着眼睛随后下了一步棋子,啪的一声倒是引起东折枝的注意,随后连忙收拾着医药箱然后坐在旁边接着下棋。
不过却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这相差不到几目的棋子到了现如今竟然差距这么多,到最后直接摇了摇头也没打到最后。
没意思了,再下下去也是输了不是。
我替代不了她
太初战神 温酒煮花生
“陛下臣输了。”
“正常,现如今输的人还少吗。”
那东折柳皱皱眉头看了看这棋盘。
“陛下,臣好歹学棋大概两个月之久,怎么仍然摸不透这门路,现如今这下棋的样子也是不佳也就罢了。”
关键是这还能总是输吗!
“这才学了两个月,你之后的路程可是长着呢现如今也不用总是纠结这个事情。”
赵信笑了笑,好家伙这两个月就这么纠结,这原主可是从小就学棋子一直到了现在,也是因为这傀儡皇帝的原因一忍再忍。
怎么说呢,赵信觉得这原主非常的…怂。
还有这太后,直接就向着自己家族净做一些不堪入目的事情不仅是丢了崔家的脸而且还是丢了他大秦的脸面!
萬雀朝凰 若水生蓮
现如今也算是死了,断绝了大患。
“怎么,陛下?”
“朕学棋从小开始到了现在,可以说半生都是扔在这棋子上,而且感觉这下棋越来越是自己浓厚的兴趣之一,所以这才是朕越发精明的原因之一。”
东折枝点点头表示自己懂了。
随后赵信也是点点头,让旁边的小尘子收了这棋盘,然后也是让东折枝快点走。
“你可以走了,现如今到了之后若是你真的赢了朕,那朕就给你奖励便是,其金瓯永固杯可是其宝物。”
好家伙这东西可是别国上供的宝物啊,这…
“朕应不应该说你高兴的太早,现如今这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再者说了之后的变故是什么还不一定,还是赶紧扎实自己才是王道。”
没想到对面还点了点头。
“臣一定用学医术的剩下时间学棋子,一定不会让陛下失望,现如今臣一定会得到那金瓯永固杯!”
如此甚好。
随后就直接被…强制的按在这床上,至于政务什么的也都延迟了。
赵信沾床也是晕乎乎的直接睡了过去,不得不说真的是好久都没有稳稳的睡了一觉了。这一醒来还是看见了那一碗汤药,更是觉得脑瓜子嗡嗡的。
不想喝啊。
随后调出来了那本天工开物。
“来人啊!”
“陛下,现如今御医有吩咐,陛下您现如今必须养好了身体,现如今这大秦的存亡可就看陛下的一念之间了!”
“朕…咳咳,朕现如今要叫人来,小尘子现如今朕是你主子还是那群狗奴才是你主子!”
好家伙这话问的让这太监都吓懵了。
直接跪地求饶。
“陛下,陛下您的身体情况您也知道,现如今奴才也是为了您好啊,那群御医特地告诉奴才让陛下您今天休息一天缓缓精神。”
煉陣天才修仙記
“哦?现如今今日有什么事儿发生吗。”
“事儿倒是没有,今天的奏折都交代给了诸葛丞相,陛下您之前也是很是信得过他的所以我们就直接都交付给诸葛先生了。”
“那好既然如此都交付给这诸葛了,那现如今给朕一份大秦国土的地图总可以了吧!”
“陛下!陛下您不能!”
赵信没等到回复所以直接自己去拿地图了,而这小尘子也打算上前劝告一下,但是被赵信一个眼神吓在原地直接跪下了。
撒旦纏愛:戀上賴床小嬌妻
不得不说赵信的威慑力真的很足不愧是一国之君人中龙凤罢了。
“现如今就还没有朕不能的是事情,再者说了那鹤之州有回来的迹象了吗。”
小尘子很干脆:“有,被侍卫轰出去了。”
“……”
“还不赶紧给朕找回来,难不成你们是想着挨板子还是怎么的,现如今什么都不跟朕商量了,难不成觉得这大秦朕应该易主了?”
“放肆!”
完了这怕是被逼急了。
小尘子也不傻,直接跪地那声音咚咚咚的响起来,此起彼伏。
校園來個錦衣衛 來不及先生
“行了滚吧,把鹤之州给朕找回来,朕现如今见他有点事情。”
*
王爷追妻忙:医妃请上座 晓婷.
“陛下,有何事?”
“那偷孩子这事儿有了结果了吗。”
那鹤之州又是一个沉默。
现如今他总是在沉默,随后还叹口气,就觉得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不堪回首的沧桑。
“陛下,这结果大概是一件好事。”
“你快讲便是,怎么说话都这么啰嗦!”
赵信本身就头昏,没想到这说话的人更是能气死个人!
“那,那些孩子被那女人抱回去了,倒是没有传闻中的杀害,只是给养育了起来。”

好家伙。
“你确定?”
“我看到了,特地请来的讲师上课,而且那些孩子见状更是饿的皮包骨,而那女人也是喂养,尽是温柔之态,笑意盈盈像个…菩萨。”
噗…
神特么菩萨。
等会,那倘若这鹤之州说的是真的的话,那就说明…这恶人府里的那个怕不是什么善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