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zr1优美都市言情 邊謀愛邊偵探-266,曖昧的風情畫:第九章(2)相伴-9u9i0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吴运面无表情道:“真是扯淡,我太太是被劫匪谋杀的,跟那个叫花康的人被人推下楼有什么关系?你是侦探,不是作家,说话要靠事实,不是胡乱想象!所以说,我非常讨厌你们这种业余侦探,为了自身的利益,瞎掺和,还爱胡说八道。”
罗菲道:“世间的事本来就错综复杂。再说,你说周凝雪是被劫匪谋杀的,我说到花康这个人时,你好像很肯定他不是劫匪,意思是你认识花康那个人了?”
吴运铿锵道:“——我不认识花康这个人。”
罗菲道:“我说花康可能跟你妻子被谋杀有关系,而你又认定凶手是劫匪,你的第一反应,应该认为花康是谋杀周凝雪的劫匪。但你的话,让我认为你认识那个叫花康的人,并知道他不是劫匪。”
吴运道:“你在扣字眼儿,在说话上挖坑让我跳。你这是要达到你什么阴险的目的?”
罗菲道:“是你自己挖坑跳的,说了让人想入非非的话,我并没有设置什么圈套,让你往里跳。”
吴运看再跟眼前这个固执的侦探说下去,他们会发生争执,便不耐烦说道:“你找我,要问我什么?直接问好了,我不想跟你把花康这个我不认识的人无休止地说下去,很是浪费时间。”
罗菲道:“你和周凝雪虽然是夫妻,但平时并不住在一起,是么?”
吴运道:“这有什么问题吗?夫妻间要怎样住,你也要问,你这是窥探人的隐私。我一开始就说了,你们侦探不干正事,干的都是窥探人隐私的事。”
罗菲避开他的话题说道:“据我了解,你和周凝雪名义上是夫妻,但平时都各自忙各自的事,你主要是经营好你父亲创建的公司,作为继承者,你是一个能干的人。周凝雪占着自己是豪门太太,平时过着招摇奢侈的生活。周凝雪在明月山庄那栋豪宅,是你们吴家出资买给她的,但你平时很少去她那里,这样的夫妻很是奇怪,我没有资格做更多的评判。但你跟警察说,周凝雪遇害那天,她有电话你,叫你去陪她。很少见面的夫妻,为什么妻子突然那天叫你去陪她呢?”
吴运道:“太太寂寞了,叫丈夫是陪她,很正常,有什么不妥吗?”
罗菲道:“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妥。”
吴运道:“什么叫看起来?”
神秘岛(凡尔纳漫游者系列·第1辑) JulesVerne
罗菲道:“你平时很少去周凝雪的别墅,为什么那晚去了周凝雪的别墅?”
冷情暖少:爱妻哪里跑 出窍的灵魂
俾杞 miss朱
吴运道:“我说了,周凝雪那晚上,有电话我,叫我去陪她,所以我去了。”
罗菲道:“周凝雪几点给你电话的?你又是几点去她别墅的?”
吴运道:“她晚上十点多让我去她别墅的,公司的事太多,我忙到次日早上五点多,才去她那里。”
罗菲道:“你的意思是你那晚几乎在通宵工作么?”
吴运道:“那段时间,公司刚启动了一个销售项目,许多事情需要我亲自处理,为了不被市场淘汰,所以我必须加班工作,把该做的事情做完。我不像你,不顾家族事业需要人手,却去玩个性,做侦探。”
“我不是玩个性,我是真心喜欢做侦探,”罗菲回到主题上问道,“有谁可以证明你那晚一直在公司?”
吴运道:“你是在调查我的不在场证明?警察都没有这样调查过我。”
罗菲道:“——我调查的角度跟警察的不一样。”
魔情生死劍 t天涯霜雪
独自封灵
吴运不可思议道:“你怀疑我杀死了我的太太周凝雪,若你有这样该死的念头,请你马上收回!”
罗菲要说什么,吴运截断他的话,摆出一副强者的神情说道:“周凝雪是我的妻子,我杀害她的话,不是太奇怪了么!女人在我心目中,从来都是弱者,我从来不对弱者下手,就像我在生意上,弱小的竞争对手,我会忽略,给他们苟延残喘的机会,要跟强大的对手较量,才会赢的有意思!”
“你对女人有什么偏见,我不管,”罗菲道,“但自古以来,妻子杀死丈夫,丈夫杀死妻子,这类的案件,我敢说全世界每天都会发生,所以这不是什么怪事。你的强大弱小理论,跟我探案没有关系。”
邪王爆寵小辣妃 紅果果
吴运眉头紧锁,说道:“你这样说,我听着不舒服。”
罗菲道:“有谁证明,你那天晚上一直在公司?是几点到几点在公司的?”
吴运道:“员工们也会加班,一般加班到九点就回家了,没有谁证明我一直公司。”说这话时,他很理直气壮。
罗菲道:“既然没有人证明你在是否一直在公司,但你可以告诉我,你是晚上几点到几点在公司的?”
吴运道:“晚上八点到次日凌晨四点。”
罗菲道:“你从公司出去,有人看见你么?”
吴运道:“当然,楼房物业有通宵值班的保安,他们有看见我。”
罗菲道:“晚上八点到次日凌晨四点这个时间段,你一直在你的办公室,是吗?”
吴运道:“是的。”
罗菲道:“你说你一直在办公室,却又没有人证明。”
吴运道:“事实就是这样。如果我要出去,公司楼下的保安会看到我的,他们就像夜间的老鼠,时刻警惕着周围的动静。”
罗菲道:“你的意思是保安能帮你证明,你那个时间段一直在公司?”
冰之旅途 花乐虎
吴运强忍着怒火道:“如果你一定要找一个人证明那个时间段,我是否一直在公司,保安确实是唯一可以证明的人。”
罗菲道:“你是几点到周凝雪别墅的?”
吴运道:“早上五点多一点。”
罗菲道:“五点多少?”
吴运道:“应该是五点一刻!”
罗菲道:“时间你那么确定?”
賢者的無限旅途 半碗紅燒肉
吴运道:“我把车停到别墅外,看周凝雪卧室的灯开着,不由纳闷她这么早就起床了,我不由地看了一下手表。”
罗菲瞟了一眼吴运手腕上那只价值不菲的手表,问道:“周凝雪知道你那个时候去找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