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4u6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夏逆 ptt-第二百一十六章、鐵鷹的實力鑒賞-b8kdn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夏逆
最了解你的人,往往不是朋友,而是敌人。
天价冷情妃 萧若思
毕竟,朋友了解你,属于兴趣爱好,某些大大咧咧的人可能跟别人当了几十年的朋友,都不知道朋友喜欢吃什么玩什么。
但敌人了解你,那是刚需。不去好好了解自己敌人的家伙,一般没命活到成为教材。或者说,直接就变成反面教材了。
妖神铁飞燕念念不忘想要和妖神义乌决斗,为了那场迟早会到来的决斗,他做了无数的准备,其中当然就有对毕灵空的了解和研究。
个人隐私类的事情他不可能知道,但至少毕灵空的各种神通武艺,各次公开的和人交手的情况,他都收集了个遍,而且一直在细心研究。
作为他的儿子,铁鹰当然也对这些研究资料了解颇多。
潘龙和他激战超过十个时辰,便被他看出了端倪。
“之前传说你是仙佛转世,看来是弄错了。”他突然开口说道,“你不是仙佛转世。”
潘龙没回答——这简直特么是句废话。
但铁鹰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几乎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如果我没看错,你应该是义乌毕灵空的传人。”铁鹰微笑着说,“衣钵相传,将来要继承儒门宗主的那种。”
听到这话,潘龙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拔刀砍死这家伙。
杀人灭口啊!
但他随即意识到,凭自己的本事,不被杀了就算好的,哪里可能反过来杀铁鹰?
而铁鹰还在叽叽歪歪:“你的炼体功夫极为了得,血肉之躯磨炼得比百炼精钢更加强悍。这功夫不是儒门的,究竟来自哪里?我也不清楚。但你用来控制这身巨力的手段,却是儒门的‘从心所欲’心法……我不会看错的。”
“你这么有把握?”潘龙忍不住反驳。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语气必定显得有点心虚。
铁鹰笑了笑,说:“我父王研究儒门功法数百年,成就颇多,不敢说完全看透,至少也研究出了六七成。你如果用的是‘经天纬地’、‘正己律人’、‘天下大同’那几门心法,我未必看得出来,但‘从心所欲’正是昔年义乌最擅长的,也是我父王研究的重点。”
说着,他左手一抬,轻轻地一掌拍出来,似乎没有半点力量,却正好和潘龙的掌力完全抵消。
两只手碰了一下,连半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潘龙的眼睛瞪得滚圆,当真是有些毛骨悚然。
铁鹰刚刚运气发力的手段,分明也是“从心所欲”心法的体现!
“你看,这功夫我也会。”铁鹰笑道,“虽然和义乌的相比,可能差距很大,但你在这门心法上的造诣,还真就未必能够超过我。”
潘龙深深地吸了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
都市癫狂 羽瞳火炎焱燚
事已至此,想要抵赖是不可能的。
他干脆停住了攻击,沉声问:“你想如何?”
十九路军战记
铁鹰摇头:“我不想怎么样。或者说,我想要的,你给不了。”
面对潘龙严肃的目光,他叹了口气,解释说:“我父王一直想要和义乌作生死决斗,通过决斗逼出自己的潜力,以追求更加高深的境界……这事情,你能做得了主吗?”
“生死决斗,令尊必败无疑。”潘龙说,“妖神去和仙佛决斗,就算勉强能占到一时上风,最后终究还是耗不过的。”
田園 有喜 憨 夫 寵 入骨
铁鹰满不在乎地反问:“生或者死,很重要吗?”
机械召唤 宏星
潘龙无语。
他看得出来,铁鹰不是中二少年放嘴炮,而是真的不在乎生死。
由此推测,那妖神铁飞燕,怕是也真的不在乎生死。
他们不是那种为了理想可以牺牲自己的类型,而是真的就觉得生命并不重要,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类型。
简单来说,就是……有点疯狂。
老师怎么招惹上这样的疯子了?
他当然不至于没情商到把这话说出来,咳嗽了两声,问:“既然你知道我做不了主,还拦着我干什么?”
来自星星的你 唐小唯
铁鹰又笑了。
“我刚才有个想法。”他轻快地说,“你是义乌的学生,我是父王的儿子。如果我在这里打死了你,义乌出手打死我,然后父王去找义乌决斗……这次她总归没理由拒绝了吧?”
卧龙峡风云
潘龙顿时又汗毛倒竖。
他觉得铁鹰这人,貌似脑子有点问题。
这家伙连他自己的命都不当回事,当然也不会在乎别人的命。
虽然他说话的时候笑嘻嘻似乎是在开玩笑,但潘龙可不会觉得他在开玩笑!
铁鹰当然也不是在开玩笑。
他笑了一笑,说:“但我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你虽然是义乌的学生,可谁规定义乌的学生,就不能是仙佛转世?”
潘龙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觉得这家伙的思维有些跳跃。
按照你这么说,那我究竟是不是仙佛转世?
他很想这么问。
铁鹰又低声嘀咕起来,声音很小,而且用的是某种潘龙从来没接触过的语言。
嘀咕了一会儿,他注视着潘龙,眼神颇不友好。
“你觉得,如果我被某个跟义乌关系很好的仙佛打死,我父王能不能趁机把罪名扣在义乌的头上,好找义乌决斗?”他问。
潘龙气得想笑:“这怎么可能!你在城门口被马车撞死了,难道还是城楼上守卫士兵的责任吗?”
一品 仙 嬌
“……我觉得还是可以这么算的,文相就说过‘耍横不如耍狠,耍狠不如耍赖,要是可以耍横、耍狠兼耍赖,那就天下无敌了。’我也不要求天下无敌,反正我都死了,稍稍耍个赖,应该没多大问题,毕竟人死为大嘛。”
潘龙已经笑都笑不出来了。
拿自己的命耍赖,这人的确是“没多大问题”——他根本整个儿就是问题!
记得自己前世有“脑洞”这么一说,是形容人想象力丰富的。而铁鹰这家伙……已经不能算是“脑洞”,他脖子上面整个就一个大窟窿!
然而,这个神经不大正常的家伙,偏偏比自己更强。
想到这里,潘龙就觉得很苦恼。
可还没等他苦恼完,铁鹰已经一掌拍到了面前。
这一掌的力量和之前截然不同,势大力沉,分明已经存着杀意。
潘龙勉强接住,却感觉力量浑然一体,化无可化、拆无可拆,仿佛要把自己整个碾碎一般。
他无可奈何,只能借着这一掌的力量向后退,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倒飞出去。
可他才飞出了很短的距离,心中便警兆大起。
铁鹰到他身后了!
此时转身已经来不及,他急中生智,身体猛地仰躺,犹如著名的招数“铁板桥”一般,整个人几乎横躺,眼看着一只纤细洁白如同少女的手掌以毫厘之差从自己脸上掠过,劲风如刀,刮得他脸皮生疼。
可这一招并没那么容易躲过去!
铁鹰一掌打空,力量直接换了方向,由拍变成按,朝着潘龙的脸上按了下来。
掌力未至,便见上方的云气都凝聚起来,仿佛要化成一座大山,将他压在下面。
直到这时,潘龙才勉强将刚才那一掌的力量化解少许,总算能够腾出手来,举手接住这如同苍山从天而落的一掌。
一声轰响,他的身体犹如一道电光坠向地面,一路上碰到的云气全都被轰散,形成一圈又一圈的圆形纹路,就像是一眼庞大的云井,从天空落到下方的高山山巅。
仙道
然后,山上的岩石被潘龙撞得粉碎。他的身体就像是一枚砸进山岩之中的钢钎,轰隆隆撞穿了一层又一层的土石,深深陷入了山腹之中。
潘龙还在下坠,头顶的岩石已经再次倾颓,将他撞出来的窟窿补上。
远远看去,仿佛他被这一仗直接打进山体内部,活埋了一般。
他猛攻十个时辰,不曾能逼得铁鹰让出半步,而铁鹰一旦认真出手,只是不到三招,就几乎将他活埋。
天才 小 毒 妃 小說
这位妖神之子,名震九州的绝顶大宗师,果然实力强横,绝非现在的他能够匹敌!